Ta-ta.

此博客主刷全职高手。叶ALL不逆,左王。本命叶王。王黄、王乐、江周翔。
Fate,冰火,ST,塔希里亚,RWBY,007等求同好。

[国家队]A Dying Dream-序章(本章主叶王)

最近压力很大于是很想写点轻松搞笑的东西。设定来源是我的一个梦,所以说那个看起来就很不详的标题和内容并没有联系啦,它真的真的只是一个轻松的傻白甜——不过其实不很搞笑。我搞笑起来太冷了,怕把小伙伴冻cry[.]。

*国家队限定

*自己构思出的奇葩世界观,不严密,无考据

*傻白甜没文笔

*最后的最后会有一些设定的解释


(今天只放一下序章试水,真·正片不会这么短(谁信))


【正片】


*序章*


“都安静安静啊。现在分组。不拆同队,不拆搭档。喻文州黄少天去A区,周泽楷孙翔B区,张新杰张佳乐制高点,沐橙和我一组……”


“哎哎哎,停,说好的不拆同队呢这位‘领队’?”


毫不意外地被前队友兼损友打断,叶修一时没有接话,而是堪称满目萧然地扬起头,并拢食中二指压下嘴唇,好像这样就会从唇齿间、指缝中凭空生出一根在“souland①”中压根不存在的香烟来。两日前冯主席亲自游说叶家,出口不凡,无愧五星上将之名——区区一句“为国争光”便把向来对“不自量力的探索者”嗤之以鼻的叶老爷子哄到了己方阵营。而作为联盟此次世界联合军演邀请赛的“特邀指挥官”,业已退役的叶修本人并未对此感到什么切实的喜悦和骄傲,反倒是有些莫名的疲惫。


吐了口气,叶修才不紧不慢地答:“不拆搭档。”


方锐见叶修装模作样的,也真没给他面子:“长官大大不要脸啊。兴欣正副队不是搭档?你问虚空鬼信不信?去去去,退役的一边儿去。”


叶修也不恼,顺着方锐的话头看向李轩。躺着中枪的虚空队长摊了摊手,一脸无辜。


“这样吧,方锐和沐橙李轩楚云秀一起去E区购物街。李轩保护女队员,盯好方锐,小心他动手动脚。”


“几个意思?说得就好像我会趁机对妹子做什么一样。”


“你不会?”叶修反问。


“不会啊。要看着我的眼睛测谎吗?全军区都找不到更真诚的眼神。”方锐从容应对。


叶修当真盯着方锐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最后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中校,执行任务前把眼屎擦掉。”随后,没再理会方锐,叶修轻飘飘地扫了一眼王杰希:“好了,那肖队和唐昊一组吧,去建筑物相对多的C区。剩下的王队跟我一组去E区。都是大神,该如何做我就不说了。一个小时以后在这集合,每人至少要拿到一个“glorness②”。还谁有问题吗?”


“领队,”张新杰皱起眉紧紧盯着腕上的黑色手表,好似在审视一块白衬衫上的污渍,同时还得考量着一百零八种除掉它的方法:“现在是6:14分,我需要确认一下你说的‘一个小时以后’是精确指7:13或7:14分,还是取了7:00整。”


“好问题。7:00整。别早别晚,最好像新杰同志一样分秒无误。时间不多了,现在,行动!”


随着叶修一声令下,荣耀探索者联盟中国军区特种部队的国家精英队四散开来,很快便消失在满溢着欢笑的游乐园。



“分组很合理,不愧是你。”进入E区,王杰希一边放慢脚步一边低声调侃叶修。


“谢谢。不拆同队不拆搭档,也不能拆了情侣不是。”叶修笑了笑,受之欣然。


“公款约会啊,腐败分子。竟然还是约在游乐园。”


叶修多迈了一步转到王杰希面前,二人如同真正的、在商议究竟该加入哪一支等候长队的游客那般停在E区的中心:“你不喜欢?”


停止了观察周遭的王杰希看着叶修,笑道:“挺喜欢的。”



[设定V1.0]


时代:近未来


世界观:随着科技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以崇尚科学为荣以愚昧迷信为耻[什么鬼]。有以科学家为主体的科学崇拜者尝试用科学解释一切灵异,他们自称“探索者”,在各大国家均有分布。“探索者”起先为自发组织,主要活动为研究超自然现象和制造所谓的“超自然能力”,并获得一定成功。比如他们把西方传说中的“狼人”定性为一种疾病,感染者的身体构造会被改变,发病时间具有周期性等等,这一理论得到具有说服力的证实。科学论者的理论成果引起轩然大波,并理所当然地遭到各宗教的反对和抗议甚至威胁,最终由国家出面平息。普通的不够先(shi)进(mao)的群众则普遍不看好“探索者”,毕竟最先进科学家们的专业理论并非常人所能理解。事实上,有很多非宗教国家暗中支持“探索者”,并在政府、军队等机构设立独立部门。一些国家联合起来成立“荣耀探索者联盟”,进行探索。


注解:

①souland:“探索者”们的军事演习并非真刀真枪,而是通过科技将人脑与电脑连接,参加者将以做梦的形式进入模拟世界,这样的世界称“souland”。souland中的一切都是设定好的,类似于荣耀游戏中的副本,所以这里不会有烟这种东西。进入souland后参加者仍会具有自身的机能、技巧、力量等等特征,仍保留五觉,甚至仍保留自身音色。souland中的一切都以最接近真实为目标,在这里死去便是梦醒,但死前会有接近真实的痛感。

②glorness:在souland中完成一项任务的奖励。类似于刷副本得到的奖励,可拾取。形式不定,由主办方设计,一般是一些小东西比如棋子、硬币、徽章,也有纹身之类的。即便杀死持有者也不能夺走。军事演习邀请赛的最后通过清算glorness决胜负。

来刷一发文艺小清新的双王盆景,给LOFER除除草。盆栽和手办都是生日礼物,被摆在了乱七八糟惨不忍睹堆砌着资料和演算纸的桌子上,烦躁时看一看就会好开心。

[叶王]鲜克有终


那是一本相册。


古蓝色的优质封皮上散落着描了银粉的星星,其所有者的名讳亦被染了星光,以某种决绝的姿态刻印在星空的右下角,字体隽永,形神坚定。


它和其他的一些东西存放在一起,在一个随处可见的瓦楞纸箱中:

一枚微草队徽,第三赛季最佳新人荣誉证书,两只总冠军戒指,还有这本相册。

王杰希的青春。

十余年后,这些压在箱底的甜美葡萄粒经历了时光的沉淀和发酵后重见天日,浓醇又刺鼻的酸苦气息袭得王杰希心口一窒。


越过责任与荣誉——那些未曾失色却早已沉静下来的东西,男人的手指挑破光阴的结网,挥去时间的尘埃,拾得因保存完好而仍呈半新的相册。


他当然清楚这其中有些什么。这是他的东西。是叶修送给他的东西。

为数不多的几张童年照,占据了大部分页面的赛后留念、战队合影,以及一张他和叶修的合照。不过如此。区区几张照片,翻开也听不到儿时周围人带着莫名敌意的嘲笑;看不到微草俱乐部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绿色滤光玻璃和队员们稚嫩的脸;感受不到异国邀请赛对手变队友时怪异却有趣的氛围和老外叽里呱啦的聒噪;更是寻不到旧爱出现于他的身后,仿若数千个睡意朦胧的清晨那般拥他入怀温存悱恻。

那些个或好或坏的时刻早已过去,相片只是个尽职尽责的史官,漠然记载着虚华云烟。再真实的回忆也不过是泡沫上映出的幻象,轻轻一触便会分崩离析,如何值得畏惧。


然而一切的自我开脱在指尖抚过扉页出自旧日挚爱之手的祝语时都化作虚无,莫名的震颤如同一股电流,顺着肢体末端一路攀升,刺痛了王杰希那颗早已恬适安然、沉稳宁静的心。


“打荣耀十年,爱大眼一生。七夕同乐。”

配着上方二人相视微笑的合影,本是明如星辰的深情却化作世上最尖刻恶毒的讽刺,嘲笑着不知天高地厚的年青。

那时候他们以为能爱一辈子就能在一起一辈子。


回到老家后王杰希按照父母的意愿成了家,女儿乖巧妻子贤良,他自己则靠着做电竞选手时挣的钱做了投资,收入可观。婚礼时叶修理所当然的没露面,只寄来了礼金和一枚似空非空的信封。

信封被王杰希压在相册的尾页,很薄,同收到时一样一角略凸。现在它被小心地提起,拇指食指各按一边,轻巧地一捏封口便蓦地打开,比记忆中更加难闻的酸腐气味直直冲出,逼得王杰希即刻拧紧眉毛合拢信封。

幸福充实的生活能够淡化苦痛,即便是这股曾长年萦绕于心的气味也会被轻松祛除。经历了这些个年头,叶修的名字早已化作王杰希胸口上的一点朱砂痣,不会被想起也不曾被忘记。只是偶然间触碰,仍隐痛异样。


那个秋天的傍晚挺凉,一桌子的好菜几乎没人动。两个人隔着氤氲飘渺、俞见薄寡的热气对视。王杰希看到叶修的双目同样充斥着疲惫,烦躁在瞳仁周边的血丝丛林中露出头角。

折腾得太久,他们都累了。


悠久,沉重不输爱语的三个字又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由王杰希说出来,好似终于咳出的积攒久了的淤血,浓稠的腐坏带起由肺部至喉管的粗糙痛感。印第安人有一个习俗是不再提死者的名字:该放手的东西总要放手。王杰希乐于相信这是一种解脱甚至救赎。所以最终他只说:“分手吧。”


作为独子,王杰希相信自己对于家庭的责任远比叶修对其父母的责任来得重大。叶家似乎更愿意把希望寄托于叶修乖顺的孪生弟弟身上,而非他们十五岁便离家出走的长子。但王杰希不同,他是家里唯一的支撑。

所以当王父因得知儿子退役后滞留B市三年的真实原因而大发雷霆,乃至气垮了身体时,事情便变得一发而不可收。


当天王杰希彻夜跪在父亲的病床前,为父母对自己的失望而深感内疚。出柜终究是件不体面的事,在老一辈人眼中则更加严重。所以他们顽固坚持,与他对峙。

王杰希不知道叶修是否也做了什么努力,他只知道那几天,他的父亲从不在他身上投注一丝一缕的目光;他的母亲会在半夜压抑着啜泣;而每一阵迫近的脚步声,他恍惚间以为属于叶修的脚步声,其实都来源于进进出出、神情麻木的护士。终于,近三日滴水未进的王杰希昏倒在散发着消毒水味的地板上,换得父母暂时的妥协和叶修神情憔悴的面孔。


在那之后到来的,却是二人间不断的争吵。


王杰希的亲戚会隔三差五地告诉他,他父母的情况并不乐观,闷闷不乐、与日消瘦云云。而当他把这些琐碎的糟心事告诉叶修,企图获得些许安慰与支持时,叶修却日渐表示出无能为力与厌烦。分手的理由由责任与牺牲的关系变到多方压力的折磨,再变到以上这些带来的疲惫。

起初他们还会大喊大叫,互相责骂,甚至偶尔气血冲头大打出手。但他们仍然相爱。所以当情话顺着指责被粗鲁地吼出,或者扭打翻滚到熟悉的体位时,战争便会被一个吻堵住,续得一场激烈粗暴的性爱和枕边如履薄冰的温存。后来吵得倦了,两人就开始冷战,只进行必要又简短的交谈,装得淡漠和洒脱,想尽一切拙劣的方式刺激对方。到最后假装变成了真实,无措的爱化作了深深的累意。


所以那天傍晚,叶修也只回答:“好。”


在那之后分手了的两人开始忙于清理他们共同生活时的一切。自尊心让所有的不甘都被隐忍地憋在心里,谁也不肯再出手挽留。他们开始装成是点头之交,练习着平和的假笑,适应着尴尬的沉默。


王杰希订好机票的那一天两个人坐在沙发上谈笑风生:工作,婚姻,日后的生活。就好像一对少年坐在校园外的围墙上漫天聊理想那样。事实上则比那更加幼稚可笑。

总免不了带出酸味的口气使得这出闹剧渐渐显露出残忍的本质,而后垃圾话满天飞,直到最后两人的情绪都有些失控:家庭是他们共同的逆鳞,就比谁抚触得更狠。

在王杰希发现叶修对于他为家庭所做的牺牲表现出不屑时,他冷笑着刻薄地回应:“我看你恐怕都不知道什么是家。”


什么是家?


叶修自然明白王杰希的意思,离家出走的事实始终令他悔恨。但重点对又不对,他的思路顺着这块旧伤疤“嘶”地撕开,伤口裂到了一个再深不过的层次,鲜血汩汩而出。所以他的脸色由青转白,罕见的僵硬和愤怒夹杂着一丝狼狈的恐慌填进那苍白肌肤的纹路中,狰狞得陌生:“是不知道。”

王杰希一惊,脱口而出的道歉收场显得滑稽异常。


很多年后王杰希想,他们之间的最后一根弦,大抵就是在那时绷断的。


当天晚上他们还是睡在同一张床上,可怖的寂静从天花板上层层落下,填满了清理一空的房间,王杰希几乎就此被掩埋窒息。半夜时叶修忽然从背后把他用力抱拢,额头压进他的颈窝。很快,他的颈子上泛起一片温热的潮湿,顺着后背淌下,在空气中又有了些凉意。

王杰希听到自己的眼泪一颗一颗砸在枕头上的声音,好像沉闷的心跳。他想挣开,叶修却抱得更加用力。随后他听见叶修压低的声线带着鼻音微微发颤,却又有些凶狠。


他说:“王杰希,我以为这儿就是家。”


足够早的登机时间是王杰希的稻草,他拼了命地抓住才没溺死在叶修双臂间苦痛的漩涡之中。所以他一生中从没有哪次比当天更痛恨客机晚点。

凌晨的B市风很大,叶修肆意翻飞的额发如同几杆枯草,随时都有可能被卷走似的。王杰希面对着叶修,背部被狂风吹得发凉。深秋的冷冽尖锐如刀,却不比言语更伤人。

等待时叶修拿出了24小时之内的第九颗烟,迎着风点不着。刚要转身,王杰希便把烟和火机抽走,却不是没收,而是以生涩的动作帮他燃起。唯一一次。

到王杰希的航班起飞时,那根烟叶修抽了一半。

一年以后,叶修把余下的半支劣烟和当年两人刻着彼此姓名的对戒装在信封的一角,连同礼金一起寄到了王杰希的手上。那是他所保留的仅剩的与王杰希有关的东西。


什么是家。为什么叶修和他不能是家?


有些问题无法被回答,正如同有些事情不能以对错区分。现如今他和叶修都有了各自的生活,所有的留恋不舍都变得不合时宜,再追究只会造就更多的苦痛和遗恨。叶修比他放下得早,而他晚了许多年。


终于,经历了十一个轮回,这本相册、其中王杰希和叶修的合影、尾页夹着的信封和信封中叶修持续了一年的念念不忘,在这个七夕的夜晚被统统丢进了垃圾桶。

—END—

[叶王]歌剧-碎片

微草队长的帐篷中,“囚犯”叶修被准许拿出别在腰间的古式长烟斗,吸完他声称被微草小队的追捕打断的“日固定烟时”。


劣质烟草的气味被源自王杰希指间的一小撮火焰忽地激起,叶修心满意足地缩回带着魔法禁锢镣铐的手,一派悠然地享受起余下的半杆子烟,仿佛这一日与他巡礼以来的每一日没有任何的不同。


幽暗的烛光下,王杰希左目处装饰华丽的单边眼罩中央,一颗叶修不认得的蓝紫色魔法石正闪着凌厉冷冽的光。


“嚯,这么警惕?”叶修吐了个烟圈,似笑非笑。“放心吧,跑不了的。再不回去可就没烟抽喽。”落魄的贵族故作可怜之态,掸了掸干瘪的烟袋子,王杰希却是以军人的锐利态度做出回应:


“大人,据我所知你从不乏赚钱的本事,还在学院的时候便如此。”


“这倒是。”叶修压根儿也没诚心想在这把王杰希由一颗帝国猎枪中上膛的魔法子弹融化为一块甜软的糖——在此时的情况下绝不可能。王杰希向来乐于把责任至于他那套道义理论的制高点,什么七情六欲七荤八素的,一律再议。


叶修抽完了他的烟,砸吧着嘴意犹未尽,却没再继续插科打诨:“我目前可脱不了身。你变强了。”


“人总会进步。”叶修的眼睛映着跳跃的火苗,与王杰希记忆中某个挥之不去的眼神重叠再融合。王杰希难免有所动容,但他却始终未退缩着移开目光。


“不能算进步。你的打法变了个彻底,由内而外地透着帝国魔法部队的气息。甚至连魔法石都换了。我差点认不出你。……不过也的确更强了。”


“军队需要。”仿佛一个时代前王杰希便想好了该如何回答叶修。


“合情合理。帝国实则恐惧魔导师的魔法力,多少年来想方设法与各教会签订契约,加之以约束。记得还在学院那会儿,你满口乱七八糟的自创咒语,却也行之有效。你私下跟我吐槽说教材上的咒术繁杂而花哨,实用性差,也就张佳乐能喜欢得不得了。而帝国的魔法军部得到的评价却是‘刻板严苛’,为你所恶。现在当了队长,到底是不一样啊。”


“你离开太久了。魔法军部已不再单纯招揽几个在教会不受重视的蹩脚魔导师,或是千方百计地骗得一两个觉醒位。军方开始尝试让普通士兵具备某种魔法力。如果你还在你父亲的领地,大概会比我更清楚这些事。”


“他们不是首次尝试。怎么,成功了?”


“显然。我的半数队员都是如此。你也看到了他们可以做到何种程度。我的副手邓复升主修防御型魔法,就是因为有他我才得以挡开你足以逆转战局的那一击;在我拖住你的时候以惊人的速度画出天牢魔法阵的队员名为刘小别;梁方是偏好火系魔法的那一个,技巧虽显拙劣,却有很大的范围杀伤力。”


“有印象。”叶修随口应声,“我看到你们的长制服内里绘着魔法阵,但单凭此等小伎俩绝不可能拥有如此强的魔法力,更不可能提升一个觉醒位魔导师的实力。”


王杰希沉默地盯着叶修,似在权衡。最终,他叹了口气:“你回去后早晚要知道。事实上,帝国最初的实验对象是光魔法教会的人。从觉醒位魔导师到近觉醒位的天才,再到普通魔导师,最后是没有魔法力的青年士兵。我便是第一位接受实验的觉醒位魔导师,我的弟子高英杰则是近觉醒位——不,偏题了,抱歉。”


王杰希捏住右手上漆黑皮革手套的边缘,缓缓提起,露出一截手臂。

“若论总体实力,如今我定然是最接近你的人,叶修。”


便是叶修,见到王杰希向他展示的东西后也不由得睁大了眼睛:“竟然……原来如此……”


那一截由于长期不接触阳光而略显苍白的手腕上,一颗隐含着柔和的金色光芒、通体绿如夏日青草的古老魔法石半埋于其血肉之中,随着脉搏的跳动隐约闪烁,仿若明星。


叶修轻轻触碰那颗他熟悉的石头,引得对方本能地瑟缩。“火之八号,水之二一号,翠之七三号。这才是你真正的魔法石。”


再看王杰希时,叶修脸上多了几许肃然敬意。



PS:


1.关于魔法石


魔法石是经过挑选的和魔导师波长相似的石头。也有些强大的魔法石来自家族世代相传(使用强大的魔法石也需要强大的魔法力,所以光有石头开不了外挂)。经长久佩戴,魔法石会和魔导师相互影响、慢慢融合。


魔法石一般会被制作成首饰,或是佩戴在衣服上、武器上等等,埋进肉中是非常不好的做法,属于强行融合,使魔法通道直接在血脉中打开,从而使使用者具备魔法力。据说会折寿。


原作中没有写本身便具有魔法力的魔导师把魔法石埋进血肉里会如何……所以这里使用了二设。总之是很丧心病狂很危险的做法。


2.关于“觉醒位”


简而言之,觉醒位魔导师就是魔导师中最牛逼的等级,除去天赋还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稍有不慎就可能走火入魔。觉醒位的魔导师也有能力高低的区别,所以这里把职业选手都设定成了觉醒位魔导师。关于各位获得觉醒位的方法,如果真的写起来了,我会写写的。总之叶神的方法最丧病最开挂。[。]


3.lo主想说


《歌剧系列》是一部很冷门的作品……但是真的蛮好的所以我卖个安利[不]。我想,如果我用长篇来写的话,即便是没看过原作也一定是能看懂的,因为像前两条那种姿势都会在文中交待出来。比如觉醒位和魔法石,王杰希就可以给高英杰讲讲啊[。]。所以如果我写这个的AU,会有多少人看呢……是想知道这个啊。QwQ

塔希里亚
英雄时代19年
上法部



为了卖安利,今天的我也是蛮拼的。

于是把叶修的也做出来了。两只小黄云豆在一起w。

叶修:“啾啾啾啾。” 王杰希:“啾。”

用以前在漫展上买的小黄鸡改了个王杰希小黄鸡。其实好像不是小黄鸡,这个扁扁嘴巴的应该是云豆吧?[。]在把它的眼睛扯下来时我克服了严重的心理障碍,说了好几遍对不起。[。]然后巫师帽那个褶皱啊,粘得超别扭,弄得满手是胶!怀着满满的爱意做出了这个小黄云豆,各种开心。嗯,也就是说我的确没有在好好写文。[你]过后还会做一个叶修的和一个少天的。快来吃我叶王黄安利![。]

关于《千里一留行》致歉和叶王H断后路声明

【致歉】
关于我入全职坑写的第一篇叶王同人《千里一留行》,虽然看过的人可能不太多,但再怎么说删文这种事还是说一下比较好。

由于之前对角色的理解和现在存在重大偏差,以及自行脑补的主线走势存在与原著略不符的小BUG,我决定重新写这篇文。 虽然写的都是短篇,但其实我有脑补出一个原著向的叶王线[。],就是说在原著时间轴的基础上叶王在一起的可能情况。

第三赛季王杰希出道,与叶修交手并心折→第四赛季王杰希当上队长,而嘉世的时代在此时终结→第五赛季微草夺冠,王杰希立志创下属于微草的王朝→第六赛季蓝雨破微草蝉联,难免失意的王杰希和同样失意的叶修发生了……嗯……一些很纯洁的事。[。]就是聊聊天之类的,不要多想→第七赛季微草再夺一冠,叶修和最接近他的男人开始……有点进展[。]。此后就是无休无止反反复复长长久久红红火火何厚铧般的试探纠缠,暧昧不清飘渺如烟,似即若离似苦又甜,从未曾热恋已相恋[。]→第十赛季结束,叶修退役and告白and第一炮[为什么强调这个啊喂]→世界邀请赛开始,俩人借此机会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王杰希退役后二人开始同居→我脑补的结局。

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请正一眼闭一眼——大小眼闭大的那只,谢谢。

至于结局具体是什么我会用一个长长的短篇来写,所以在这里就不透露了。 其实这条线本来是个长篇或中篇[。],但是,在我就要写完的时候,手机坏了文丢了……从此不能再爱,只好改成了想起哪段就写哪段的短篇。

写千里一留行时构造的叶王线各种粗糙,所以出现了BUG……就比如第八赛季时王杰希还不能知道叶修叫叶修。原文在兴欣对微草的那场比赛中有一句“后来叶秋成了叶修,不知道搞什么名堂”(或者是类似的话,记得不准的话请见谅),可见直至联盟公开爆出叶修之名,王杰希才知道叶秋其实叫叶修。 所以这里把整条线都修改了以后决定重新写这篇文。

有点心疼68热度,求改良后再热出个新高度![。]

【叶王H】

因为说过德国夺冠的话就把叶王H和短篇写了,限一个星期,所以这里断一下后路。请自行将7.14+7然后推算出这两篇文的死线。反正后路这种东西断不断都一样嘛是吧![。]

H的话我会写第十赛季的第一炮,短篇再说吧。[。]


所以就这样啦,谢谢看完。(之前写的一篇排版出现重大失误越改越ry于是重新发了一下)

坑品良好

作为一个非专业的野生写手,我还是很有良心的。

叶王那个说好的长篇本来打算写差不多了再发,防坑。多么伟大!多么感人!多么体贴!哭了没!哭一个![。]

但是快写完时手机坏了,数据全丢了,于是坑了……就剩了一段给人看过才得以找回小黄文,等风头过了发出来看看[。]

其实说到坑——我写的第一篇同人文就坑了。APH。四年前。这会儿估计是在贴吧沉底呢……

那时候年少不懂事!

现在坑品真的特别好!很自觉地就随手写写短篇,绝不会坑。[。]

但是要说cos作品………………咱聊聊写文画画啥的吧,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理,避开这一话题。

[改词]不怕不怕

词:Atarkarot
曲:Dan Balan
原唱:郭美美

PS: K歌时我的必唱曲目。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你在害怕什么?~

      MAI-A-HEE MAI-A-HU

  MAI-A-HO MAI-A-HA-HA

  MAI-A-HEE MAI-A-HU

  MAI-A-HO MAI-A-HA-HA

  MAI-A-HEE MAI-A-HU

  MAI-A-HO MAI-A-HA-HA

  MAI-A-HEE MAI-A-HU

  MAI-A-HO MAI-A-HA-HA

  哈罗队友!看我!你在害怕什麽?

  是我咯,是小江啊 … 把自己变得魔性

  元气 那麽足  没什么让我不开心啦

  没什麽 加入以後 我已练成翻译神功!

  看见小周 我不怕不怕啦

  我懂的比较多 不怕不怕不怕啦

  队长不会让自己更沉默

  表情也是可以捉摸

  调教孙翔也不怕不怕啦

  我有好方法 不怕不怕不怕啦

  内心再脏你就当看不见

  魔性其实是种伪装 …

  哈罗前辈 !看我!你在害怕什麽?

  是我咯,是小江啊 … 把轮回变得魔性

  技能点 那麽多 已经变得很强

  没什麽 崛起以後 我会沉默打好配合!

  看见对手 我不怕不怕啦

  我们有枪王 不怕不怕不怕啦

  孙翔转会让我们有斗神

  轮回也是一支劲旅

  杀进决赛也不怕不怕啦

  默契当助力 不怕不怕不怕啦

  叶修再黑我也能看出来

  比比心脏我也擅长 …

  MAI-A-HEE MAI-A-HU

  MAI-A-HO MAI-A-HA-HA

  MAI-A-HEE MAI-A-HU

  MAI-A-HO MAI-A-HA-HA

  MAI-A-HEE MAI-A-HU

  MAI-A-HO MAI-A-HA-HA

  MAI-A-HEE MAI-A-HU

  MAI-A-HO MAI-A-HA-HA

  没进国联 我不怕不怕啦

  我深藏功与名 不怕不怕不怕啦

  虚名只会让自己变骄傲

  冠军才是真的追求

  我在轮回我不怕不怕啦

  一定拿冠军 不怕不怕不怕啦

  对手是谁我都有信心

  冠军一定属于轮回 …